揭开浙东运河余姚段的前世今生
    

0702y5_1.jpg

0702y5_6.jpg

0702y5_5.jpg

0702y5_7.jpg

0702y5_2.jpg


     最近,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队为配合京杭大运河申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课题,对浙东运河余姚段进行了地毯式的野外调查。此次调查联合文物与水利两部门,范围涉及11个乡镇、街道,共调查不可移动文物264处,其中新发现216处。大量文物普查新发现,揭开了悠悠大运河的千年沧桑身世。
     人与自然共同创造的杰作浙东运河最早可上溯至春秋晚期越国开凿的“山阴故水道”。
     2500年前,吴王夫差派遣民工开挖邗沟,接通长江与淮河,准备称霸中原。而钱塘江对岸之越国,吴王的对手也在忙着修凿“山阴故水道”,来个黄雀在后。邗沟最后成为京杭大运河之肇始,而“山阴故水道”则发展成为浙东运河。
     浙东运河西起钱塘江古渡西兴镇,流经萧山、绍兴、上虞、余姚、宁波,在镇海招宝山注入东海,全长239公里。据南宋《嘉泰会稽志》载,东晋时,会稽内史贺循利用“山阴故水道”,开辟了自浙江至舜江(即今曹娥江)西兴运河,并使之与上虞以东的运河和姚江、甬江相接,直达明州。至此,浙东运河全线贯通,成为浙东地区的交通大动脉,并与京杭大运河相衔接,为大一统国家发挥重要作用。
     浙东运河余姚段以姚江为主体,大致呈现一颗糖果的形状:西段分南北两线自上虞汇入姚江,北线称虞姚运河,为两晋时期所开,包括湖塘江与马渚中河;南线为十八里河(明永乐九年)与姚江干流通明江。姚江东行至余姚城区分为候青、中舜、最良三支拱卫双城,最后于丈亭三江口分慈江和姚江出至宁波江北境内,全长86.8公里(不包括支流)。分叉处又多有连接河道或支流,纵横交错,织成水网。
     水路总里程180.2公里。姚江连接着运河,承载着运河,成为浙东运河余姚段的主体,在浙东运河中起着重要的枢纽作用。
     从线路走向和历史文献记载可清晰看出,浙东运河余姚段可谓“天工人巧、各居其半”。浙东运河余姚段与京杭大运河之基本由人工挖掘的区别在于充分利用姚江这条自然河道及平原水网,由自然江河利用与人工塘河建设相互结合而成,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共同创造的伟大杰作。
     如西边汇入姚江的十八里河与虞余运河,是为了沟通曹娥江水系与姚江水系所开掘;慈江则是为了避开姚江的潮汐而人工开凿的;而候青江与最良江既作为余姚老城的护城之河,又是沟通南北平原水网的重要通道。这种自然江河与人工塘河并行结合、复线运行、因势取舍的设计、构筑理念与航运方式,正是余姚段运河的一个重要特征。
     49处水利工程遗产实证运河功能运河不光是一条交通线,同时也是一系列水利水运科技成果的结晶,是余姚地区水利文明的重要载体和集中体现。
     运河建设上,利用原有自然河道,在开挖运河之前,先根据地形来设计运河线路,巧妙地把天然河道、湖泊洼地串联起来,不仅节省工程量,同时使运河水源也有了保证。如湖塘江紧挨牟山湖,中以堤坝相隔,开数闸以调控水源。另外充分利用河道之弯曲来减缓山区下冲水流的势能,如沈湾一带九曲之河道。水利交通工程上,一系列闸、堰、坝的修建,解决了余姚北部地势相对较高的问题,使得运河得以向北延伸。
     虽然余姚段运河经过多次改造,古时设施基本不见,但完整呈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的运河面貌,主要为三次大规模的建设工程:第一次为建国初期,代表有斗门爱国增产闸、余上团结闸、大隐溪五洞闸,第二次为上世纪80年代杭甬运河修建时,代表有西横河船闸与斗门船闸等,第三次为新世纪的新杭甬运河建设,代表工程有蜀山大闸、河道之截弯取直。
     这些设施体现了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水利事业的发展和科技水平的提高,反映了中国的发展和崛起。
     在此次调查的264处不可移动文物中,水利工程遗产有49处,以桥梁建筑为主,水闸次之。相对集中的区域为余姚城区、马渚镇和丈亭镇。代表性运河水利水运工程设施有:西横河升船机闸位于马渚中河西端,分为升船闸和水闸两个部分。升船闸改建于1983年,水闸完工于1987年。西横河闸清光绪以前即建有堰坝,1986年为配合东排工程,改建水闸。
     斗门爱国增产水闸位于斗门村河东的河道叉口。宋代即有之,后屡有改建。现闸建于1952年,东西截断斗门故水道。包括闸门、通行便桥、导流渠、蓄水池及导流渠便桥。
     斗门升船机闸位于马渚中河南端,靠近姚江,分为升船闸和水闸两个部分。该闸西北原建有斗门旧闸,历史悠久,南宋嘉泰年间即有陡门在。
     1952年建成斗门闸,名为爱国增产闸。东排工程西横河闸的建造,使原有斗门闸难以承担东排流量,遂于斗门升船机闸西侧建新斗门闸。
     后岸南岸下坝位于十八里河与姚江干流交汇处,原为下坝坝体,现改为石梁桥,年代已不知。拦水功能由余上团结闸取代,升船功能已废。存有闸门槽口残痕。后岸南岸下坝原有升船设备。
     戴家船闸位于方桥村戴家堰自然村,处西江之上,是沟通上河区与下河区的重要水路交通枢纽,同时也对控制上下游水位起关键作用。戴家船闸自古就有,新中国进行了大规模扩建改造,1990年6月重修。
     这些闸、坝都是杭甬运河上重要的水利节点,对航运、节制具有重要作用,有的还是两岸水利灌溉至关重要的保障。现今,拥有这些水利工程遗存的浙东运河与京杭大运河一道加入了申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的行列,使古老的运河正焕发着新的生机。
     直接推动余姚城镇的勃兴运河不仅仅是一个规模庞大的航运、水利工程体系,还是一条巨大的文化长廊,蕴含着十分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它承载着当地人民的风俗及精神。川流不息的河水,将运河文化流淌进余姚这片沃土,哺育两岸人民;来来往往的船队,为余姚文化昂扬起东南名邑的风帆,名扬海内外。可以说,浙东运河的价值集中体现在其运河文化上。而运河文化的最重要载体便是城镇文化。运河犹如枝干,城镇则是绽放在枝干间的朵朵奇葩。余姚城与运河休戚相关,相互影响。
     首先,余姚秦时置县,东汉立城,临姚江而立,正是姚江使城市有了对外的通道,不断发展壮大。其次,至元明两代,城市扩建,开挖护城河,使运河兵分三路,取得了对北、向南的水路联系,扩大了交通范围。
     而二水围之,一水穿城又造就了余姚独特的南北双城结构,成为余姚城市布局的最大特色。再有,运河庇护滋养着余姚,余姚城也扼守着运河的咽喉,成为浙东运河上的重要城关,如明代,余姚成为抗倭的重要前线,阻挡着倭寇沿着运河长驱直入。最后也是最为直接的,运河带来了各地的物资、技术和人员,也将余姚的物产输往各地。其中以越窑青瓷为代表。
     此外,运河的贯通也让余姚的文化精神、学术思想随着文人墨客的升帆远行,而传播海内外,使余姚成为名副其实的“文献名邦“、”东南最名邑”。运河水承载着源远流长的余姚文化波光粼粼,浸染着先贤的思想流向远方。难怪宋代王安石在停泊姚江边时会书写:“山如碧波翻江去,水似青天照眼明。唤取仙人来住此,莫教辛苦上层城。”